03
2
3
4
5
6
7
9
11
12
14
15
17
18
19
20
21
22
23
25
26
27
28
29
30
31
<< >>

This Archive : 2012年03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可能性

2012.03.24 *Sat
(这篇东西上周日其实就基本写好,本想结尾再加两句,结果一回学校就一个字都没动过笔……我想我也是只有在深夜才能有心思写东西可是现在已经没法深夜在宿舍这么做了,起码敲键盘是不敢了呵呵后。现在,好困。)



上周六去方所听了梁文道的讲座,“重新认识南方,重新认识香港”
本来以为讲的大概还会是他在节目上讲过的中港关系什么的……这样概括实在太片面了!
站着听完全场,虽然挤得挺辛苦,还是觉得挺值得的……
电视上看过他那么多次,现场的气场果然还是有点不同(虽然多数时间我都看不到脸只是在听……)
而且讲得很有条理……虽然当时没做笔记(实在太挤了腾不出手……= =),回来后还能蛮清楚地把他的思路记下来

(不过下面记的,我想更多的是糅杂了我自己的感想。完整的演讲稿估计很快就有,逐句summary没什么意思……)


最关键的一个概念就是他提出的“南方海洋中国”
据讲这也是他一直在研究的一个课题

中国有没有所谓“海洋文明”?为什么江浙那些文人都没有什么典型的咏赞大海的“海洋文学”?黄河是否真的就是我们的“母亲河”?南方这块土地有着怎样与北方不一样的文化?
也许这里是块“荒蛮之地”,流放之地,但其对外开放的程度,远远超出人想象。
唐朝时规模空前的中外往来,明朝时占据由南往北整个海域的郑家海盗,后来的倭寇,海归的革命者,……各种各样的人与事,都发生在南方这块土地上
乃至这里已经是以派与北方大相迥异的文化

试问这样的情景岂是书上几句“中华民族XXXX的精神”所能概括?
中国其实是没有什么“国族”概念的。且不论“56个民族大团结”什么的,华人的活动,从来都不止局限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一个疆域上
早在商朝时期的“巫”,据考察,很可能就是波斯那边来的"magician"。(“交流本就是文化的特性……文化必然会是‘杂种’”

要说“境内”的南方华人,那么就是粤港澳三角(70年代以前,香港人是将广州叫做“省城”,这块地方则是“省港澳”。)
而到境外?
华人甚至在海上建了一个国家,新加坡。
旁边的大马印尼住了多少华人自有官方数据可查。
还有各国的唐人街里有多少人讲的是粤语那就更不必提了。


而香港,在梁文道看来,就是一个“南方海洋中国”的聚焦之地
他几次提到,香港在70年代以前,是没有“香港人”这样的身份概念的
他没有详说是什么促成了“香港人”的身份认知,着重说的是这块南方三角洲的亲缘
文革时许多人经罗湖逃难来香港,得到港人的支援;省港大罢工时则是许多香港众人跑进广东省内长达数月


最近因为这样那样的事件,中港的关系颇为紧张
然而触发矛盾的各个事件,经常是相互独立的,没有必然联系的,譬如“在港铁内吃东西”和“中央干预香港选举”就是不同的两回事
只是被陆续拼凑,加油添醋,便成了了不得的大事。

部分香港人将内地人称作“蝗虫”
而很多内地人对香港也是有很多误解的
梁文道特别讲的一个就是“奴性”
什么是奴性?甘愿被英国人统治就是奴性吗?
其实,“正是因为我们太不愿意为奴,而在英国人统治下还能有更多的自由,所以我们才选择了香港”(大意)
很多权利,不是当时港英政府发慈悲让给港人的,而是他们靠上街靠游行争取回来的
而教梁文道忧虑的是,“现在的香港,还真的开始有了那么一点奴性了,喜欢提官衔了”

另外一方面,香港作为一个与外密切接轨的地方,仔细一看却能发现,它在很多地方是极其保守的,包括性观念
尽管很多是被斥为“文化糟粕”,但像宗族制、娶妾传统这种“传统文化”,却在香港被很好地保留下来(“香港是最晚禁止娶妾的亚洲地区”)
相比之下,很多中国传统的习俗,在中国,尤其在北方内地,已经是很难找到了


于是可见,以香港为典型代表的“南方海洋中国”,几乎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中国——与北方主流话语里所宣扬的,极不相同
所以梁文道才会说那部纪录片《河殇》“一睇就知道系d死人北方佬作嘅”(一看就知道是死北方人编的)
这里对外、融合、多元、习惯斗争,在某种意义上又极为保守。许多人去北方,却怀着各自不同的心思(而不是统一宣传的“爱国志士”)
“这里有各种各样的人,投机的商人,反动派,民族主义者,机会主义者……我不是要下一个什么定义,只是想让人知道,这个地方,这里的人,还可以有这么多的可能性。”(大意,可能误很大,等演讲稿)


可能性这个词,我非常喜欢
之前就有说起……广东人的位置,夹在内地与港澳之间,其实是略略微妙的,尤其是在两地产生矛盾之时
然而真要选,我想很多人还是和我一样,会更喜欢香港
现在看来这简直是理所当然的事(笑)

“南方海洋中国”的概念,以前真的不曾深想过(这里哪看得到什么海啊!虽然他讲得我很想回去玩大航海!)
经他这么一点,还真的忽然有种my horizon is widened的感觉……
知道这么一个同质(或说近同质)的群体发源何处又在何处繁荣又有怎样shared的一种个性
想起自己隐约有些祖上逃难去到大马新加坡;想起其实很多同学也是
进而想到,在建构自己identity的过程中,又该采取一种怎样的眼光
有时候口口声声说着“核心价值”的人其实并不太清楚他所追求的所谓价值是怎样一种理念,对于自己的“根”其实也并不会像填资料上的籍贯那样肯定



这里忍不住想讨论一个又冒犯又排外又抽象有时又无比精准的词,写作“捞”
(其实我个人对这个词蛮反感的= =)
对北方人会这么说,看到人广东话讲不准可以这么说
然而不限于此:觉得某人太土鳖可以这么说,觉得一首歌编曲太俗可以这么说,已经不单纯是一个地域倾向的问题
想定义这个词我觉得真是一个challenging task

现在想想也许还是牵扯到了文化认同
当我认为你不在我的文化圈子内时,就把你归在这个词下
而这圈子也许就与所谓“南方中国”的概念与特质有所关联吧(笑)

真搞不清楚这个词来源何处
它里面的轻蔑冒犯之意是很明显的
但以我的理解,它多数并不是针对个人;也许更是夹着一种被北方文化逐渐占领话语霸权的恐慌


倒不完全是地理决定论,只是南北地域之差一拉开,也就形成了两种不同的语境与文化

就像梁文道最后提到了几位在新马生活的作家,他们运用起中文,非常的不一样
一方面,他们的中文功底非常好(在异国环境下更逼着自己下苦功)
另一方面,他们又深知那些中文古籍上讲的,都是传说:在一个热带国家,哪有什么明显的春夏秋冬?又何来什么伤春悲秋之情?这只是一例。

他提到的这些作家以及之前所讲的,都让我想到最近在想的“语境”问题
近来说要“文化复兴”的很多
可是你要复兴什么呢?复制了那个对象、而语境在哪里?



最后还是蛮高兴能去听这个讲座,算是得到了挺多以前未知的信息
正好今天也正听人谈梁文道= = 说他很受女学生欢迎云云

这个,正如他自己所讲的,他并不想做一个偶像
但是他也说,“是因为觉得有真的需要讲的东西,我才过来讲”
他起码也同意自己是个“公众知识分子”
拥有影响力;能够利用这种影响力

于公来说还是相当令人佩服
于私来说,果然还是很喜欢《我执》……虽然现在发现要是我先看过《恋人絮语》可能当时就不会那么喜欢了,笑



(3.24:我觉得当时我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可是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反正后面那段是写得乱七八糟。现在真的好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he road not taken

2012.03.24 *Sat
这24小时乃至48小时间完全处于一种迷乱的状态
I don't know who to blame

傻逼啊傻逼啊傻逼啊我都想不出其他词来形容自己。。。。。
都不知道怎么叙述。还是算了吧。


最让我觉得我应该是疯了的一个表现是,我竟然到现在都还很淡定……似乎
淡定地一意孤行
淡定地继续犯错
因为这种彻底的insanity拖下一堆债时居然也好冷静……

是最近大脑处理速度已经降到0了还是怎么样……


这个星期大概也是创下了了我的效率最低谷
虽然似乎每天都是忙个不停


“再不一生悬命我就该没命了”

继续一直见到人生的温拿,一直会这样想,非常肯定地这么想
然而我的行为
似乎和那位Mr.Prufrock没两样



说来,现代派的作品
我不知道是我个人的倾向,还是一种普通语境的迁移
似乎很容易能让人在其身上找到共鸣

这种时候即使知道这共鸣不见得真实
读到的时候,也是会想欣然接受的


The road not taken,反正总有路是会走不到的

疲劳和厌倦,有时觉得可以完全抛到一边
依恋啊不舍啊,这种情绪过了江以后似乎就又抛到另一边去了

我不知道是我在选择自己的心情还是完全无法自我控制

去演出,不去演出;去看梦,不去看梦;去上海,不去上海;去这个,不去那个;……;离开,留下

有些似乎是很重要的选择有些则再微小不过
因为某件事而骤然加速的决心
为某个荒谬念头作出的决定


我倒不完全是在否认自由意志……
只是也许根本就不存在选择

于不可交流处觅交流

2012.03.16 *Fri
这个就是上个月底参与的那个project,其实想想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做主讲讲得其实蛮差的……我的普通话就更不用说了……
所幸……所幸什么呢?
所能想到的很多应该都记在下面了吧

很多东西也早已知道“结果”,不过却不是为了那“结果”去做


自己看看感觉软文性还蛮强烈的(笑)
说不定这已经是近来我能写的最积极励志(?)的东西了



于不可交流处觅交流

2月25日周六下午,阴雨不歇,微聊之第二回低调地开始在同样低调的水井艺术空间里。
一对沙发,只坐了大约十人,规模确实甚微,却也更适于自嗨。
主讲频频脱线,主持努力救场,时或静默无声,时或高潮突至,最终东扯西扯居然从三点聊到七点,实在出人意料。是大雨让大家都懒得走?还是点心填饱了肚子让人懒得觅食?还是(最后的最后的可能性)真的有那么多东西可聊?

拖拖拉拉半个月后,我终于能交上一份不似总结的总结。没有记录下更多来自他人的评论实在抱歉;下面的,更多像是我自己的感想。


--西西弗斯还在推石头呢

希腊神话里的西西弗斯,因加缪一篇《论荒诞》而更为人知。他每日的苦役就是将大石推上山坡,随即大石滚下,他要走下山坡,重新开始这项劳役。
这几乎就是人生之荒诞性的缩影。“人与世界分离,演员与背景分离”,两次世界大战以后,原来支撑着人们的信仰崩塌了,焦虑、虚无、绝望的情绪在艺术作品中随处可见。
但“荒诞”的主题并非新鲜事。从莎士比亚的“”,
每一个时代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对人生产生过质疑与感慨。但是在战后,才是荒诞剧的全盛时期。贝克特的《等待戈多》著于1952年,尤涅斯库的《秃头歌女》是1950年,阿达莫夫的《侵犯》是1950年,品特的《房间》是1957年。

为什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这次的选题是荒诞剧,而不是莎士比亚、王尔、萧伯纳这些大文豪的剧作?
那不妨一想:为什么今日的我们读古希腊史诗会感到难以理解,读拜伦雪莱会觉得激情过度,纵是读近现代的作品,也会觉得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革命精神难以理喻,爱伦坡所长的“哥特小说”冗长无味——这些是为什么?
是因为其间隔着时间与空间,人与人早已不是活在同一个语境(context)。脱离当时的语境去分析文本,仿如人被抽离了血肉,对话却无法触及灵魂。

荒诞剧能成其为荒诞剧,一直得益于20世纪以降Anti-art潮流里的诸多艺术形式。以“破坏一切”为准则的达达主义,注重展现无意识状态的超现实主义,想必读惯美术史的对这一年代里涌现的众多流派都不会陌生。“非人”的扭曲的面孔,弯曲的线条,凌乱色块的拼贴,在这一时代的艺术作品里,人的焦虑与痛苦被凝聚成形象,显而易见。
荒诞剧可谓同种精神在剧场媒介里的表达。借助剧场的多媒体性、共时性,“荒诞精神”于50年代的荒诞剧中找到了最好的归宿。经典之作如《等待戈多》,不仅震撼了战后一代人的心灵,即使放在当代也同样适用。
荒诞剧的年代与我们相去不远,其传达的情绪思想也在今日找到了众多的知音:机械时代下人与人的联系更加便捷,情感却可能更加淡薄,沟通更加无力;科技给人的生活带来诸多便捷,却似乎有越来越多的人被异化成工业生产链上的齿轮,对他们而言,日复一日的生活与工作意义何在?西西弗斯推石头上山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事无成。没有人来,没有人走,可怕极了。”
大家看着投影屏;屏幕上的Valardmir如是说。

素来对荒诞剧的议论总有点两极分化:要么非常喜欢,要么不知其所云。而我大概属于前者。
荒诞剧让我产生了巨大的共鸣;让我在其中找到巨大的勇气。
参与这次的微聊,并不仅仅是想做一次“演讲”。多多少少地,我是抱着私心,想让更多人了解荒诞剧——实际上它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荒诞”,它的荒诞,也许恰如其分就是你的人生。


--“为本来无意义的生活赋予意义”
《西西弗斯的神话》(即《论荒诞》)有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结论?加缪说,自杀不是终极的出路。清醒的人应该直面人生中的荒诞,以轻蔑的态度去活这荒诞的人生。
第一步,是要清醒地认识;第二步,是要轻蔑地面对。

这一推理在微聊圈里引起了议论。即使是对同一个富士康事件,大家的想法也不尽相同:
“我就认识几个人在富士康干活。其实他们做得挺开心的,每天上班和同事聊天气氛也不错。”
“刚开始上班时,很有冲劲;就像推石头,每次都想把它推到顶峰。后来做多了,就懈怠了,没有了以前的激情。”
“生活本来是没有意义,但西西弗斯的态度,难道不是在为本来无意义的生活赋予意义?富士康的工人每天干一样的活,但要是他们做得开心,不就有意义了吗?”

这就牵涉到了“解决”(solution)的问题。传统的文学作品,在高潮以后都会提供一个结局。《西西弗斯的神话》是一篇哲学论文,到最后加缪也还是按捺不住,给出了自己的解决之道。
这一解决,有人认同,有人觉得无稽。而荒诞剧作家与存在主义作家(以萨特与加缪最为出名)的一大区别就是:前者彻底抛弃了“解决”的可能,贬低语言的逻辑性;而后者一直没放弃用理性战胜荒诞的希望。
你要赋予它意义也好,继续无视着荒诞生活下去也罢,荒诞剧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给你指示。它只是将一切展示给你看。
这种无解,也是它让我着迷的原因之一。

“你说这个东西是反对理性的,但作家不也还是要用理性去写作吗?”又有人问。
这个同样也是贝克特所面对的悖论。他试图贬低作为观念思想载体的语言,却又一直在用语言写作。“交流那些不可交流的东西”,这种内在的矛盾体现在他整个创作之中,但它的作品却不会因为这种悖论而失去意义。

实际上,在我看来,清醒的人永远会面对这种内心的抗争。沟通有必要吗?参与这次微聊有必要吗?得到的会不会还是虚假的言语交换?
然而,如贝克特所说:“我只有这些字词,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东西。”


--“一切都是聊出来的”

1月上旬,唐司找到了我,说起她正在做的这个项目。所谓微聊,意旨在于“跨学科交流,大学生之间平等而开放的讨论与交流。 ”
我继续询问主题,她告诉我她希望“先决定人选再定topic”,并且“订立topic本身也应该是通过交流决定的”。
1月下旬,在一次饭局上我们再谈起这件事,我说到近来我的兴趣在戏剧方面,尤其是荒诞剧。就这么三言两语,没费太多工夫就定下了主题。
然后再约出来讨论细节。唐司跟我讲现代艺术与当代艺术,讲anti-art,后来还补充了我觉得十分有趣的激浪派(Fluxus);我则跟她讲我对荒诞剧的理解。如是两人聊完以后,大体开讲的关键词也定了下来。

“一切都是聊出来的”,这是微聊的一个目的,也是为无数事例所印证的事实。古代哲人许多都不曾著书立说,而是由弟子整理言谈,如苏格拉底与孔子。讨论的传统也是古来由之,古希腊有柏拉图的宴饮会,到18世纪有巴黎的贵族沙龙。
在我看来,“微聊”只是将讨论带回了它本应有的位置。几千年前哲人间的学术讨论也正是这样进行的;不妨参考《会饮篇》。

同时,这也是一个讲究公平交易的时代。人与人之间,能有什么可以拿出来交换?
我是抱着目的而来的。我准备了讲演,并且我也期待能从参与者的身上得到回报。——我期待他人的评论与反馈,无论是正是反,是相关还是离题万里。
现在我想我的目的应该是达到了。
不确定、不可依赖、无有意义——生活中充满了这样的偶然,或许说,无缘由的荒诞。能在同一个空间里交谈,也许并没有非此不可的理由;计划表上的事,随时可能会因为一场暴雨、一眼误看、一时懈怠而将之删去。但是,正因为这种偶然,现场中或许就生出了那么几丝不可复刻的东西。


在这里,我愿意引用马丁·艾斯林《荒诞派戏剧》里讲述贝克特的一段作结:
如果自我始终是难以捉摸的,分裂为感觉的部分和被感觉的部分,即故事的讲述者和故事的倾听者——虽然也是一直不停、每时每刻地变化着——那么,惟一能够交流的真实体验就是情感最强烈的、总体存在的时刻的体验。归根到底,这就是一切艺术试图捕捉的东西。


给自己的repo

2012.03.13 *Tue
(其实写完都一个星期了……学校网速太不给力就一直不po上来我也够懒的了。。。。)



这篇东西要是提早个两天写可能就会欢快很多吧 w
休息不足二手烟摄入过多各种RP低下缺钱缺时间
尤其再认真看过视频以后真是高兴不起来……= =

anyway就随便记记……

朋克无时差之HOMECOMING PARTY广州站

乐队出场顺序:
梵姬
大魔王
夫目前
your boyfriend sucks!
紫铜
Fire Panda
撞击
Looking 4ward summer


嘛……第三个就是我现在的新团= =
视频戳此= =

那天演完大家都说挺好的挺好的||||||弄得我都有点飘飘然,后来再看视频真是……不忍卒看……
虽然有一件事是真的……就是实际我在台上似乎并不那么紧张

蛮神奇的= =
想想我坐过的这张凳子还坐过一大堆厉害的鼓手呢www 而我是烂得不行
演出顺序调整过,大魔王完了突然就到我们了
听到催场时吓了一大跳,但坐上去反而觉得没什么了……
不敢用“发挥”这样的词……只能说自己还打得蛮清醒的……

结果他们就说这样很对||||||||
不评论www


自己的烂水平就不提了
其实那晚还是挺兴奋的……
因为也蛮久没去过踢馆了
而最开始关注广州乐团,也是去的踢馆看演出呢

结果鬼使神差的就丢我去那里演出了|||||
虽然广州的livehouse不止一间 设备也不一定是它最好
但对我来说踢馆还真是挺有意义的地方= =


那天还去了个闻名已久的地方
在三角市附近的“band村”
之前看城画报导过,也听人讲过
实际去真是第一次……
原来就是个类似废弃地下室的地方 墙上很多涂鸦

好好玩啊……>____< (就是室内的空气太差!!!又抽烟有没开抽风||||||||
当时走进去时真的小激动了一下
那一下就在想
“果然我还是挺喜欢玩band的啊” wwww


那间房里的器材还蛮好的……
DW9000!!!!居然给我用一回太惊喜!!!DW真是脚感超好>____<
还有踢馆那套也调得很棒
最高兴的就是他整个drumset设得比较……矮||||
坐上去不用费劲调鼓凳,脚的位置刚好适合发力……大概正因为这样才说我发挥正常吧=v=


另外有几个团也讲一下?
大魔王也是看过很多次了……
但真的被吸引到好象是上次在庙色唇
准确来说是被那个鼓手电到@_@

准确来说我不是很算纯鼓手控……可能正因为自己有练,就能更清楚地听出来区别,哪些是耍帅哪些是游刃有余还是挺好判断的……
而且当了解的多一点,自然就会分出喜欢与不喜欢的类型……

所以具体喜欢哪个乐手可能还是因为个人魅力吧=v=//////
要控的话可能我更加是bass控……

然后以下就省略对鼓手的花痴五百字吧=v=


撞击,其实是个老外乐队……英文名是Rammed
土豆上有试听~http://www.tudou.com/home/_107153953
刚好看到那个时候人比较累,所以都没认真听
差不多完了才到台前看了一下……很有味道的一个大叔团~
其实外国乐队和中国乐队、粤港乐队和北方乐队,分别都还是挺大的,有些直接从音色上就能听得出差别
这个团也是一听音色就知道不是本土乐队的感觉……
马上去到了喜窝的感觉??XDD


紫铜,这个也看过不止一次= =
总的来说,蛮讨厌= =
可能因为我本来就对“纯朋克”不是很感冒吧
(说实在的……这晚的live都是punk主题……实际上也只有他们一队真的是很典型的punk吧|||)



最近真的都没怎么看live的样子……不算L'Arc的话
毕竟冬天天冷人懒看完一身味道回家还要洗衣服(看L'Arc也没有这种困扰!!)
天气快点热起来一点吧~~

虽说也没什么

2012.03.10 *Sat
今晚是SH场开催的日子
后来想想确实有那么一点点遗憾吧……(尤其看到有人500块买到2000块的票子的时候XD

不过更重要的应该是没能趁这个机会再重见基友

这次去HK想想其实也有蛮多遗憾的
明明事前勾搭了各种基友到最后好象一大半都没见到?

L饭四年一度的盛会什么的,我好象又置身事外了。


很多在08年时搅过的朋友(那时候还不兴用“搅”这个字
后来也渐渐没再联系
虽然我真的是有记着
毕竟能成为L'Arc的脑残粉
有一半是因为他们
光是这个圈子 其实也是很有吸引力的吧
虽然科技在革新(?),我也渐渐在变成游离态

上海是去了好多次了……
但要是这次还有去的话,不知会不会又想起08年时的自己
那个时候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
不变的是我依然是个傻逼


另一个反例应该是……这次和阿也的感情升温?(喂
尽管最后愣是没记起在场馆里合照一张
突然间近乎失联的朋友又勾搭上的感觉太奇妙了wwww

HK也去过好多次了……
最近更是半年里接连去了三次
最开心的应该还是这次吧=///=(没有可比性呀!!
虽然第二天走得真心累。。。。



之前说要收集歌曲意见,我写了三首
1.虹
2.fate
3.Alone en la vida

虹是如愿听到了~
fate。。。在泰国场唱了!!
听小道消息说其实本来HK场也是要唱的,但因为阿肯的关系就删了
TAT。。。如果是这样我倒还有一点感动wwww
毕竟诚意也传达到了是么OTZ

第三首其实只是觉得这首比起夏之忧郁什么的,还更有可能一点出现吧= =



有个不太愉快的插曲
之前在宿舍里写repo敲了两个晚上
非要拖到熄灯才来干活确实是不对……
可是,真的没想到,就因为这个
(起码按我的标准来看)直接遭到了室友的恶意

我就是很小心眼的人呢,所以malice这个词,尽管90%的人都会觉得我用得太重,但之于我却精确得很
嫌我键盘吵让我停手就是了;你想要的不过如此。后面那句如此善解人意的推测,你有必要加上去吗?
你并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即使知道你也完全不会理解;因为我跟你是完全不同的人,正如我也不理解你、也从来没有这个兴趣
你对我的脑补在我看来正是恶意;而我也丝毫不想解释。


其实按理来说,是我不对,所以我想,我这种散漫的人会不会还是出去找房子比较适合
其实不止一次想过要搬出去了,现在又在重新考虑,独个住还能够安心复习一下……虽然以现在的经济状况来看这么做太不现实……= =
好象也太不值得……?笑




新学期,各种热情前后无继,所幸是有些东西似乎也慢慢看到终结所在,我想这是好事。
4.28新加坡场,总算又有了那么一点等待的理由,"If only I could speed up the clock, to see you again."






曾经我是多喜欢这句话啊。

2012.3.3 L'Arc WORLD TOUR @ HK

2012.03.08 *Thu
回来已经快一周了,既不想重新听回那些歌也不太愿意重看新闻视频,因为实在实在不想被信息洪流冲掉脑海里残留的那些回忆
事情各种多身上各种疼,不把这个repo写了恐怕我就会更加不安心


说到出发前我是真的超级淡定……本来还打算带个MP3路上温习下的结果临走才发现没电,索性就不带了,歌词也没背了……(惊奇的是后面才知道原来那么多歌我都能跟唱的嘛……=v=)
之前说要收集各地想听到的曲目什么的,也是拖了大半个星期才去发信(估计那时曲目都定下来了www)

634-2.jpg
接机什么的也没考虑||||周六上午去到HK……天气还蛮好的,相比广州~
虽然有几栋高楼的顶被遮在雾里,不知小队长会不会失望XD
坐机场快线去博览馆路上,看到的海景也好漂亮呢

实际上我们逛了好久街才出发的……都懒得早点去排周边,于是三四点的样子才到||||||那时周边都只卖剩T了,博览馆里一派悠闲气氛|||||
于是找人搅了下基,讨论了下ZIGZO和CC的新宣传照(喂),去厕所听到音漏无动于衷地就回来了,吃了点东西打了个盹实在没事干就进场了(……)

进去后发现这次的舞台布置也太环保……
可能是不想继续用帆船出海的idea了吧……但是舞台两侧是完全没挂任何装饰啊?
所以我就一直在想是不是因为近藤桑不在了,所以这些舞台设计都一切从简了……OTZ<<<还好记得当年近藤桑身手敏捷爬上去整理旗子的英姿T T

之后也知道了这次主要依赖的是背景的动画
据说是有20th一样的效果?我不晓得……
看照片的话就觉得背景动画似乎还蛮酷的。。。=v=
实际看时……也许还是因为不够前+屏幕设计不是包围式,我没法把视野融合到那个台里去(前排的体验应该挺美好的吧ww……)
于是在我的视野里依然舞台是舞台,屏幕是屏幕,走神还是经常走神……(喂)


开场前会场一直在放的就两首歌……就两首……就两首……(我记得08年时放了蛮多其他乐队的歌的啊……w)一首是XXX的简化电子版,另一首貌似是CHASE?(居然已经记不清了
我坐在位子上没事可做好无聊……数拍子数了半天然后觉得很想去厕所(揍)又不太敢去,于是开场前的半小时我一直是在“去厕所,不去厕所,去厕所,不去厕所”的天人交战中度过的(死||||||
我还没纠结完时灯就灭了 >wwww<

然后……我觉得好搞笑!!!
前幕一下子摔了下来(真的是一副意外坠落的样子||||
几个staff急手急脚地上去把幕拖走
借一点灯光能看见他们各自淡定地走上台
然后就放动画了……

喂……这动画更加好笑啊有没有!!!!(揍
团员名字出来以后就是蝴蝶化蛹的动画
然后铁甲神拳海桑的头突然出现了
缓缓地做着特效一拳向屏幕砸过去
(这时我已经笑得停不下来了(喂!!!

本来还以为其他member也会有对应的动画
结果这就开始了……||||||||||
| 虹色 |

不可靠叙述

2012.03.01 *Thu
是要相信所谓的第三人称客观视角
还是单单自己双眼所见的一切

是将自己看得太低
或将他人看得太高
还是反过来?

有时事情没那么复杂
日光之下无新事。

说来,原来木心先生也很喜欢这句话(一本集子里出现了三四遍)。
大事其实只是小事,小事到头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正如他说的,灯明灯灭,他已经看得够多


与陌生人接触
时间太短,心情太急
通过三言两语举止神态就试图对对方下判断,也是常有的事

只是,很多时候,尽管大方向的判断依然无误,令我震动的却是后面陆续补充上来的细节
一不小心,闻知只言片语,甚至还常发现对方与我自己的相似之处

始终也只有这一对眼,这一双手
对他人的体认,到底是超不出自身所经历的局限吧


最近依然陷在那堆古代神学家的泥沼里……
有一点,倒是很有趣
出发点是什么?是为了理解而去相信;还是为了相信而去理解?

“知”与“不知”的先验的区别,仿佛其实就是“信”与“不信”之隔

很多时候,在证明与证伪统统无力的时刻,能做的也许只有选择相信而已





其实有时候觉得自己好卑鄙。

UNIQLO Calender



プロフィール

逝雨流風/Tokei

Author:逝雨流風/Tokei


-廣州人,不在廣州
-day-dreamer
-情感主義的處女座
-廢話星人
-拖延癥重度患者
-快腐朽的腐女
-廢柴鼓手
-矛盾螺旋

□本命常在,博愛不息
~本命 櫻澤泰徳
~本命團 L'Arc~en~Ciel

□INTEREST
音樂雜食
語言雜學
酒精適量攝取
白日作夢未醒



「這裡有我許多的過去;
但請你們關注我的現在。」



◎MAIL
lullabywind@一六三.com
(請將漢字轉換成數字)

■為防RP留言,comment中禁用“http://”字符,需要留鏈結的請去掉這一部分直接粘貼後面的域名……麻煩了><
Translation List/翻訳リスト <<<欲節約時間者從此入


◇ガンダム00 G/S同人本「Love is Loving」宣傳站


◆No live, no life

08参战完毕T^T
TOUR 2008 L'7~Trans ASIA via PARIS~
4.19 上海 源深体育場
5.24 香港 World-Expo The Arena
09参战完毕T_____T
VAMPS 2009 Live in Taipei
8.12 台北華山創意園區
Creature Creature X'mas live 2009 "Simone and the Wrath" in Shanghai
12.23 上海芷江梦工场
12.24 上海芷江梦工场
2010参战...又完毕了
廣州首屆I SCREAM音樂節
1.16 羊城晚報創意產業園
“burnmark & friends” 单曲首发LIVE
1.31 踢馆LIVEHOUSE
廣州新勢力大聯演
5.15 踢馆LIVEHOUSE
香港傳奇布鲁斯吉他大师tommy chung专场
6.27 踢馆LIVEHOUSE
觸執毛Chochukmo中國巡演2010 - 廣州站 (without觸執毛= =)
8.24 踢馆LIVEHOUSE
踢館一週年廣州BAND撐起廣州---旋律篇
9.26 踢馆LIVEHOUSE
群BAND踩過界
10.17 @ 颐和酒店 Latin B.boss
Forget the G - 《Prologue》 Live in GZ
10.29 @ 191 SPACE
Luna Sea World Tour HK Reboot ~to the new moon~
12.11 香港 World-Expo The Arena
Creature Creature INFERNO
12.30 吉祥寺Club SEATA
L'a Happy New Year!
2010.12.31~2011.1.1 幕張メッセ
2011继续参战
噩運過後 門生重來 門生樂隊廣州專場演出
2.19 191SPACE
第二屆龍洞搖滾節
3.25 廣工龍洞校區
如果你未聽過GARY MOORE
4.4 踢馆livehouse
華農大電聲樂隊第二屆SHOUT嘯音樂節
4.15 華農新學活
“启程-2011”扭曲机器乐队春季巡演广州站
4.16 TU凸空間
#430#Music Gig
4.30 1850创意园
第二屆華工搖滾節(二日目)
5.14 華工(大學城)足球場
美国爵士钢琴家Andrew Page喜窝独奏专场
6.23 喜窝
青春而立音乐会 - GoldenCage Album Release Party
7.9 191SPACE
法国爵士钢琴家Fabien Mille致敬演奏会
8.8 喜窝
四老民谣音乐会---------再见铁
9.9 @ 铁时代
廣州廟色唇MUSICIAN LIVEHOUSE 開幕首演
9.30 @ 庙色唇(Musician)
“南噪”冬季巡演【再出发】
11.19 @ TU凸空间
法国U-WAVE爵士乐队巡迴音樂會之廣州站
11.23 @ 踢馆LIVEHOUSE
十七个可能与不可能发生在2012的戏剧场景
11.25 @ 现代舞团小剧场
2012能再看到你们真好
L'Arc 20th WORLD TOUR 2012
3.3 香港 World-Expo The Arena
4.28 Singapore Indoor Stadium

朋克无时差之HOMECOMING PARTY广州站
3.11 踢館LIVEHOUSE
春田花花系列之插班生也疯狂
2012.3.24 SD Livehouse
Snapline新专辑《Phenomena》全国巡演 广州站
4.21 踢馆
430 Music Gig 第二届
4.30 1850创意园
《在心深处》
5.26 @ 现代舞团小剧场
法国爵士二重奏Olivier Roussel Duo
6.21 @ 喜窝
万能青年旅店、甜梅号联合巡演广州站
7.9 @ TU凸空间
[Blue Syrup Tour 2012] 日本101A樂團亞洲巡迴廣州站
8.3 @ 庙色唇
创世记
9.16 @ 水边吧
消失的地平线
9.28 @ 广州大剧院实验剧场
Benoit STASIACZYK Group(BSG) jazz night
10.27 @ 踢馆
如果在末日,一个旅人
11.4 @ 广东现代舞团小剧场
蜕.植
12.4 @ 水边吧
Ari Roland爵士四重奏
12.14 @ 喜窝
联合书店 x 富力保 含住圣诞!
12.22 @ 联合书店
拉丁爵士之夜
12.28 @ 191 SPACE
巴黎圣母院
12.29 @ 世纪大会堂
到2013纯粹只是记录了
1.2 黄子华栋笃笑《洗燥》广州站 @ 广州体育馆
1.12 WE ARE COLORFUL LIVE 2013!@ 庙色唇
3.6 河端一 2013中国巡演广州站 @ 191SPACE
3.8 lady'S rock @ 钢蹦
4.15 GY!BE @ HK Vine Centre 2
4.19 “本无” @ 广东现代舞团小剧场
4.26 见闻——最后三分钟乐队巡演广州站 @ 喜窝
4.30 430第三届 @ 佛山千灯湖
5.3 蒋公的面子 @ 黄花岗剧院
5.4 Snapline @ 喜窝
5.5 森林正前夜 @ 十三号剧院
5.18 Ukulele @ TU凸空间
6.1 耳痛节第一回:Toy It !!! @ 191space
6.6 我们的荆轲 @ 广外云山会堂
6.8 谁杀了大象 @ 十三号剧场
6.14 Saisa @ TU凸空间
6.24 STBD亞洲小劇場戲劇節廣州站 @ 水边吧
9.7 Waiting for Godot @ Tiverton Community Arts Theatre
9.17 IOLANTHE @ Minack Theatre
10.15 Othello NT Live @ Exeter Picturehouse
10.16 The Drowned Man @ Temple Studio
10.17 Edward II @ London National Theatre
10.22 Hamlet NT Live @ Dartington Barn Cinema
10.31 Frankenstein NT Live @ Dartington Barn Cinema
11.21 GY!BE @ O2 Brixton Academy
11.30 XOYO Loves @ Coronet



最近の記事+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タブ)



カテゴリ

未分類 (1)
Pieces of Life (484)
囧!囧!囧! (7)
虹色 (92)
黒櫻 (52)
浮光掠影、雜緒亂談 (121)
Gundam00関連 (55)
Everlasting Songs (23)
みちゆき (11)
问卷 (13)



Tree-LINK



オトフレーム

『2007 またハートに火をつけろ!』完結

『TOUR 2007-2008 THEATER OF KISS』完結

『TOUR 2008 L'7~Trans ASIA via PARIS~』 完結

『L'a Happy New Year!』完結



そしては……L'Arc 20th!!!!!>_<



ブログ内検索



カウンター(From 07.7.7)

10000hit:恭喜糊糊子!XD



RSSフィード



Copyright © 時計。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素材: Be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