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1
2
4
5
6
7
8
9
10
12
13
14
16
17
18
21
22
24
27
28
29
30
<< >>

This Archive : 2012年01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imeless

2012.01.31 *Tue
“为什么我会喜欢上你呢?”




“大概是因为热力学第二定律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少无知:罗嗦的追剧感想

2012.01.26 *Thu
这是天与地片尾曲的名字
其实歌非常不好听= =
但看着看着会觉得这名字还真适合。


天与地比较为人称道(?)的一个地方就是它的双线平行叙述
一个人二十年前会怎样做,二十年后又是如何
有时看着会觉得,这个人的性格就是这个样子啊,三岁看八十啦
有时却又看到昔日与今天的大反差
为什么会变了呢?不外是因为“知”得太多了。

2011读书总结

2012.01.25 *Wed
(2.12有补)

尽管新年总结是拿农历新年来作分水岭 读书报告(统计?)什么的可能是以西历来更方便……一些?
虽然这份报告拖得可真够久……

于是,撇除一些算来无益的工具书参考书,算上同一本书的不同版本(喂)
2011总共读了大约80本书

鉴于自己缺乏恒心又总是注意力不集中还经常眼高手低所以这个数字也算是……合情合理

当然只统计数目意义不大
一直希望能作个总结,是因为既然有投入多少该有一点产出
要想进一步消化一本书 写评论是个行之有效的方法
嗯应该是钱锺书说的?你的笔记才是对一本书真正的“占有”(好象有点衍伸过度)

读书效率最高的应该是暑假那段时候
一方面是时间比较自由……另一方面是那时候是半有意识地集中看几个领域的书
能先找一本好的入门书打底
再在此基础上用scanner的眼光过一些同类型的书
获得的效果应该还不错……
这种美其名曰读书方法论什么的……应该也算是文科生的research方法了=v=
尽管有段时间几乎是囫囵吞枣+不求甚解
但这种“快”……也许是信息泛滥时代的特征之一吧 = =


这年有这么几个兴趣比较突出的地方(但并不等同于具体所读书籍的标签)

社会化媒体
心理学
占星/神秘学
语言学/符号学
美学理论
现代戏剧
50s~90s音乐风格之流变与subculture


……其实想比较清晰地列几个点出来还真不容易,因为我一直觉得学科之间不应有隔膜,现在过度专门化的许多领域本来应该是overlapping的
曾经人对“science”一词的理解和今日是很不一样的
不是字面上的“科学”;更不是“理科”= =
亚里士多是“科学家”,而智识所及似乎无所不包,既谈天文地理也谈诗乐哲学;古希腊有七大学科,孔子门下有七艺,这种“综合发展”的精神本是共通的
一本好的书,例如朱光潜的《诗论》
便给人一滴水中见一桶水的感觉,随便一段铺陈都能让人大有启发。我想这不仅仅是底蕴的关系(当然丰富的知识储备极重要),也关系到作者表陈的态度及一本书的面向。是为自娱或娱人?为发表于学术期刊或教化大众?
我想在真正伟大的学者眼里,世界不应是一个分门别类分崩离析的世界,他们写下的书也不应是只有小圈子里的寥寥几人才能读懂的东西

[Summary]The Theater of the Absurd

2012.01.23 *Mon
1.25 修了一点硬伤 然后也改不下去什么了= =
最后还是补充了点自己的感想ww



作为研究荒诞剧的必读材料,这本书的很多论点对于相关研究都相当重要。在我看来书里描绘的不仅是戏,甚至还反映了一个时代的风向
之前做research时算是匆匆浏览了一遍,现在则是想再过一遍,把关键的point记下来。
其实没在当时intensively into it的时候记,是好事也是坏事。一大坏处就是这额外占多了我许多时间。(不计中途频繁刷豆瓣浪费的时间= =)


以我目前的水平,暂时也不能对它作出什么评论。于是我只能概述。
我尽量不带入自己的观点,以下均以作者Martin Esslin的语气叙述。
事实上这并非易事。如果觉得我解读有误,欢迎提出,共同讨论。


此书的理论部分主要集合在Introduction与七八两章的分析部分,中间是对各剧作家及作品的介绍。(我认真看的其实也只是开头与结尾部分。)
下文引文如无注明均引自Introduction与第八章,中译部分参考华明所译的《荒诞派戏剧》中文版。


------------------------------------------------


荒诞剧之荒诞(“absurd”)不等于字面上的“荒谬”“古怪”。Albert Camus在其论作《西西弗斯的神话》(副标题为《论荒诞》)中,如此定义了这个词:
“荒诞是缺乏目的……切断了他的宗教的、形而上的、超验的根基,人迷失了,她的一切行为都变得无意义、荒诞、没有用处。”
("Absurd is that which is devoid of purpose. … Cut off from his religious, metaphysical, and transcendental roots, man is lost; all his actions become senseless, absurd, useless.")

荒诞剧反映的是西方世界人们共有的焦虑与困惑——这些受众并不是一个同质的(homogeneous)群体,而是来自不同种群不同信仰;但他们身上共通的情绪,即这种焦虑,亦即一个时代的情绪。
《等待戈多》在San Francisco监狱的演出造成了出人意料的反响:一部在评论家看来晦涩、无厘头、先锋派的剧作,不想竟博得了囚犯如此大的共鸣。荒诞剧的接受程度也因之得到了重新考量。


而荒诞剧所揭示的荒诞性有两重:
一,人与“真实世界”之间的隔膜。人意识不到“真实”的存在,仿佛机械一般地生活。“人性之下潜藏着非人性”(Camus),譬如看着透明电话亭里的人在谈话,空有姿势却无声音,旁观者无法找出任何证据证明他的生存。
二,人类在这世上的处境的荒谬。尼采说“上帝已死”,没有一套稳固的价值观可供信奉,人的存在与行为没有任何意义。

处于这一时代的剧作家们,所做的就是在前人基础上(Locke,Kant,Ibsen,Joyce...)进一步探索世界的终极真实。这一探索发源于自然主义,最终则殊途同归地落进同一个主题。Beckett, Adamov, Ionesco, Genet等众位剧作家的作品里都有一种共同的情绪——人类的荒谬处境下的精神的痛苦(metaphysical anguish)。
但有一点非常重要的是,他们不仅是因为这一主题而被归入这一流派。荒诞剧有别于Sartre、Camus等存在主义作家的一大特点就是,它是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结合。Camus发掘了“absurd”一词的意义,Sartre在作品里精细地描绘了“恶心”(nausee)的感受,但他们都不是荒诞派作家,因为他们始终希望用“理性”去解决问题。他们的剧作,依然遵循着传统的结构,人物谈吐得体,结局诉求解决;而荒诞剧则摒弃理性,用脱离逻辑混乱无序的语言来表达生活的缺乏意义。

荒诞剧具有一种“诗意”(poetic)——它表现手法与诗歌有许多相似之处:模糊,引人联想,试图摒弃逻辑性、推论性的思想和语言。
而且荒诞剧甚至还可以“比纯粹的诗歌走得更远”。诗歌通过音乐性上的追求达成直觉的美感,但相较之下,剧场比诗歌有更多的硬件设备(如灯光,动作,视觉形象等)来多维度地传递一个“处境”。人对某“一刻”的世界的理解是由多种多样的知觉组成的(这些印象再进一步由大脑处理成概念和推论),而若要把这一刻在时间上拉长,在艺术上再现,则必须把这一刻的元素打碎,再重新排列。诗歌就是这么做的;而荒诞剧更进一步——它仅仅是将目前这么一个分崩离析的世界展现出来,打乱时序将一堆元素抛到观众面前。
而且,它不像传统戏剧那样讲述一个有头有尾的故事、塑造特定的人物、乃至给出一个解决的方案。一件事之后可能发生任何事,结局可能就是重复开头的场景。没有连贯的情节所以难以被概括,为了再现生活的荒诞则必须用无聊琐碎的话语将观众按在椅子上逼他们直面现实。
这种表达方法,是诗人的方法;与之相对的,是理性的“哲学家”的方法。这一差异并非感性与理性的对立,而是体验与理论的区别。

这也是荒诞派有别于“诗意先锋派”(poetic avant-garde)之处:后者重在表达作者的感情(lyrical),作品中的诗意形象是有意识(conscious)的组合,试图充分地利用语言去传达意象。而荒诞剧恰相反,它是反文学(anti-literary)的,反语言(anti-language)的,甚至贬低语言的。
无论是众多哲学科学思潮之大势所趋,或是日常生活的各种琐碎现象,都在说明语言正在贬值。且不论维特根斯坦的理论,生活里语言已是泛滥成灾(但易见的是种种谎言、夸大、无意义的喋喋不休),不同领域的语言又各自走向专门化,影响跨领域的交流。这些现象都指向一个共同的结果——人与人交流之不可能。(或"disintergrating")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法国是荒诞剧的中心(也是当时众多艺术家所聚之地),但用法语写剧的人,却未必尽是法国人。
例如爱尔兰人Beckett,他在写《等待戈多》时,便先“抛弃”了自己的母语,改用法语写作;在后来,再自己将其译为英语。他这么做,是为了给自己在语言上制造一种距离,利用“后天学习来的语言加在他身上的约束”(第一章)。用外语写作,他能更着重于语言表达的精确,而不会像用母语时一样注重语言框架内的修饰——更富文学性的部分。语言的作用再一次被削弱。


戏剧家Brecht努力营造的“间离效果”(alienation effect)在实际运作上并不如意,反而是荒诞剧更加接近这一目标。Brecht努力想让观众和舞台保持距离,却又难以避免观众对舞台上的人物产生共鸣与认同(identify)。而荒诞剧做到了这一点:角色的行为无法理解,缺乏动机,语言不合逻辑。在荒诞引起的阵阵笑声中,观众脱离了舞台,转而用自己的头脑去判断。
所以有人说荒诞剧是一种“悲喜剧”,既有暗苦闷的内核,又有滑稽的引人发噱的外在形式。嘲笑他人的过程,是将自己置身事外的一种解脱。

从这一点上看,荒诞剧是成功的。
既然荒诞剧如此摒弃理性,自然就不能将之放进寻常的理性框架中加以评价。要评价它的好坏,大体要看以下几面:
创新的程度。即使它在形式上看是一派胡言(nonsense),它是否被人有目的有意识地制造出来,是决定其优劣的重要标准。
现实性和真实性。这联系到作者统合诗意形象(poetic image)的技巧。荒诞剧远离“社会现实”,更重在表达一种主观情绪,而这种绝望、焦虑的主观情绪是否能够表达恰当,是决定剧作质量的关键。

荒诞剧仍然是艺术家在追求终极真实路上的一站,主观的真实,人类处境的真实,这些未必就比精细数据描述出来的“现实”要逊色。事实上,荒诞剧与现实主义剧并不相互冲突;关键始终在于表达的方法,在于其诗意形象是否丰满、富于想象力。
随着宗教衰落,人们感到心灵空虚,而荒诞剧作家正是体验到这样一种信仰的缺失,才创作出这些作品给予“补充”。它促使观众运用本能和直觉,去“体验”一部剧作——这种手法与宗教给人传达信仰的方式十分相似。
它能激起两种“非理性”的态度:一种是拒绝语言与逻辑、拒绝概念思维、注重诗意形象天人合一的神秘主义,一种是承认人的认知能力有限、拒绝单一价值体系的怀疑主义。这两种态度并不矛盾,而是相互补充。“绝对他性的神秘存在和终极现实的不可言说,是人有限的感觉与智力这一理性认识在宗教和诗意上的互补。两者都抵触现有的思想体系(无论是宗教思想或某种哲学意识形态),拒绝关于“终极目的”的答案。”

它企图“在科学态度后面提供形而上的补充”,用一种科学的trial and error(试错)的方式逐渐探索现实,逐渐否定掉一个个命题,使人逐渐认识到人生的种种局限,逐渐面对“真实”,不再沉溺于幻想之中。当人真正能够醒来,也许终将如释重负。——这就是荒诞剧的“积极作用”,即使人生充满焦虑与绝望,还是能通过面对去逐渐适应它。






------------------------------------------
这本书给我的最大收获之一,是让我弄清了存在主义戏剧与荒诞剧的区别(起码按Esslin的观点来说是这样)。的确相比之下,加缪和萨特那两位的哲学都还是相对积极,为人留有希望的。

而荒诞剧,想起之前课上讨论过这算不算在realism之列
当时我觉得它不算,现在我的想法有所改变,但其实变的不是对荒诞剧的看法,而是对“realism”一词的释义的看法。
我另外想到的,是众多文士哲人共通的追求。像济慈说的“真即是美,美即是真”,“真”即是最高标准。而荒诞剧也是这种追求到了某个阶段的特定表现。它要披露真实,逼迫人面对真实。
至于这能否算是它的“积极作用”,我并非完全赞同Esslin。

还有就是Esslin一直强调的“诗意”,从字面上其实不是特别好理解(尤其只看翻译的话),应当属于Esslin自身理论体系里的一个语汇。隐隐感觉这里有一点形而上的拔高,不太好说。
他后面提到禅学之类的,我觉得似乎有点东方主义……反正和我个人的认知颇有出入就是了。

新年……

2012.01.23 *Mon
今年没有年三十只有年廿九
明天是初一
后天是初二
……
我在想对我们这代人而言,一年中用农历最频繁的时候,应该就是春节这几天了吧?
什么新月周期回到太阳同一位置上啊,其实就是初一嘛。


发贺年短信之余删掉了通讯录里若干个人名;多数是近大半年来新加的
以前发信息大约要分三四群人,用不同的署名
今年貌似发两群就差不多了……

嘛……向看到这里的人说声新年快乐。


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完,但总结还是要写两句吧(笑


要说一年来最大的收获
应该是学会失望吧

其实这应该不算太悲观,毕竟失望只是失望而已,也不代表要怎么样
我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厌世
毕竟不管喜欢与否这世界都还是这样子的 我走上街一不小心被车撞死的机率也是同样存在的(在我这种走路不看路的人身上可能还高一点……)

而且我觉得
如果想保持清醒
怎么可能不失望呢


兴趣爱好什么的,大方向基本还是那样
忙忙碌碌又一年……记忆单元总是用在奇怪的地方,怎么有些奇奇怪怪的琐碎细节我都还记得呢


开始用deadline簿<<<不就是普通的日程本么……
给自己加倍营造一种我很忙我很忙闲人勿扰的氛围。

译了一本书,一本很无趣的书。
愈发觉得英译中水平还很差劲
同时却对中译英有回那么一点自信了……(也许这正说明我中译英还在相当低级的阶段)

越来越走在一条“文艺青年”的路上<<<虽然是被别人概括的……好吧不能否认……
为迎合广州的创文计划(???) 在去过各个livehouse场以后 又想把美术馆们也走一遍
其实本质还是没有大差别,只是变得越来越能吹,热衷于卖弄理论,有时甚至是用一些自己也不懂的名词来保护自己。
反正绝大多数爱吹的人也不会在意。

对戏剧从几乎无知到终于迈进了一点点门槛
我觉得这个timing还算合适。

听歌的口味什么的……听的流派(或者说分得清的流派)似乎又多了一点
而口味貌似是相对更稳定了一些
反正多数情况还是胡乱听听自娱自乐

打鼓的技术,没什么大的提高……
有一点小提高可能还是因为上过一两回散课……= =
很多喜欢的歌还是没法打……= = 别说喜欢的歌连些最basic的东西都还是继续被人鄙视
嗯不过说认真的,尽管还是很废柴,但现在起码大概能知道自己废柴的程度到了哪里
就像英国的class system
"to know your place" is most important


也出行过几回
去年春天在江南看到的景色
同行的朋友
真的教人难忘……
相比现在的心情……就像是,那时大家都年轻了好几岁?(笑)
“有些人从第一眼见面你就知道他会变;有些人你宁可付出一切也不愿见他转变”
这是天与地里的某句TVB式大道理……
嗯,那时候,我既没有去预测某些人是否会变,亦没有作出任何努力让其保持原状;实际上我什么都做不了。

也就相隔不到一年,不是吗?


十月一个人去了南京再去黄山
十一月在只有一个人知道的情况下去了莽山
嘛……后来讲给朋友听也把人吓一跳 的确有点冒险 一个失足葬身山谷的机率还蛮大的(而且还不是那种让人愿意死在那里的山……= =)
也许是停留的时间太短了,想进入冥想状态也不够时间吧……

还有蛮多地方想去的,只是没钱呢学生证也快过期了呀……


开始囤点酒;龙舌兰是期末paper时的得力助手

开始熟练一个假象,训练自己讲某个谎言

把曾经是谎言的状况弥补成了现实。

……
还有其他零零总总的许多“第一次”
说来奇怪
同样是第一次
为什么有时是“拥有”了第一次
有时则都在说“失去”了第一次?



做了许多傻逼的事 现在还在继续做
那就继续吧。



要说新一年的计划么
对比上一年的……我是要把它再重复一次么……= =
(虽然跟去年那种状态相比,现在的自己已经算是光彩熠熠了囧)

不过也许对宵夜say no 已经不是大问题
问题在于对其他一些东西say no……= =
这一年有太多事情印证我的软弱无能
“我逼不了自己这么做。我需要逼一个人来逼我这么做。”几次陷入死循环时都有这样的念头


嗯 要把想做的事情再具体化一点的话
今年应该会要准备语言考试什么的
然后希望能keep着写点东西
写点正经的评论也好 酝酿已久的故事也好
翻译这方面 说得好听也许就是到了个瓶颈期吧 是要努力一下冲过去还是就选择停留在这个状态呢 我也不晓得

少作梦,多干活
大致是如此吧

问卷调查

2012.01.20 *Fri
昨天晚上几乎把所有相熟的朋友都骚扰了一遍
去不去去不去到底去不去啊??都忘了跟多少人重复过这个问句……
我的龟毛又可见一斑了= =

其实整件事根本……也没那么重大
不过是最近加了个新团人还没熟歌也没适应然后被问要不要去巡演……而已

神奇(?)的是我内心两个小人 打的竟是这么激烈(?)的一场拉锯战||||
这种五十五十的状态真是……烦死人|||
如果列个表 投赞成票和反对票的人真的是一半一半的|||
当然也有人一开始就弃权(“看你自己吧,我都会支持你的!”)……ww

而且怎么说呢
两边都是很重要的朋友……www
即使在我已经决定快刀斩乱麻作出决定(去!)以后,还有朋友继续发短过来晓之以理劝我别去 www


其实重要的不是他们说是和否……
而是突然发现那么多人一起担心我生命安危(喂),真的好感动啊……XDrz
有人马上在帮我算帐
有人则是说,“你问我借钱我也不会借的,因为我觉得这趟很不安全!”www
哈哈哈其实我真的是个傻冒www 安全问题一开始是完全没在我考虑之列的|||家明上雪山的故事分分钟都能发生在我身上呀XDrz

anyway谢谢你们>_<
虽然他们大多数不会看到这里……^^b


其实反省一下观察下各个朋友对同一件事的应对模式还是蛮有趣的(喂
譬如哪些比较散漫狂野哪些比较步步为营之类……

至于最后作出的这个决定
是如某朋友说的follow my heart
还是说其实是被哪一句话触动了冲动的开关、或是对哪一方有所偏颇呢?

你问我想不想,而我当然不是不想,而是有多想的问题,而这个想的程度又不能量化
这真的是我发自内心的决定,还是出于各种权衡,“再不去就老了没冲动了”,“花的钱也不会太多还有人plan好那为嘛不去”
嘛……天知道~



诶,要去巡演了啊。听起来多洋气啊,是吧=v=

关于MaD 2012的……还算冷静的感想

2012.01.19 *Thu
去完也快两个星期了,在我看来该写的感想还是必须写的,即便这次全会既没有让我太“mad”也没怎么教我“make a different”;对我来说,它更多地是加固了我对一些事情的看法。要说是变得更冥顽不灵,倒也没错。

出行前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情,反正出于种种原因,我对全会的期待值降低了许多。这也许是好事,又也许相反;也许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就会看到什么样的东西。
正好前几天参加了白双全老师的workshop,他说的一些话让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些道理。大概厘清思路以后我决定挑出这么些关键词来话唠一番,反正按照时间顺序来讲没大必要。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词都不是MaD为自己贴的关键词;只是我自己的关键词而已。


SPEED
去HK总免不了频频扑扑。人在路上总要走一条效率最高的路线。
而同样的效率化也应用在MaD的lectures上。作为TED的HK本土化(喂),MaD也是一个短演讲大idea的模式。一场一个主题,每场2~3个讲者,每人演讲时间大约20分钟。
在最理想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期待TED Global那样的讲者水平与演讲质量;但20分钟也完全可以被轻而易举浪费掉,例如啥,某部长讲个冗长的笑话。又或者像某CEO的创业经。

后来我不禁想,“idea”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尤其在这种“高效率”的场合里,idea能造成多大的转变?
再好的idea,或许也只是easy come easy go的东西。你用20分钟获得一个观念(假设有一个完整清晰的观念),但要将之化成实在,既要此前无数个20分钟的积累(接受的门槛),亦要此后无数个20分钟的行动。也许你捕捉到电光石火的灵感;但灵感同样也以光速逝去。

有趣的是,有个叫“迷宫图象”的workshop,恰恰与这种效率原则相背。
它跟我想象的很不一样:实际上,是在会场外的地上贴了纸条划出迷宫的形状,就像划地为牢,让人在里面行走。
需要注意的是,这个迷宫不是用来迷惑人的maze,而是为了让人多走弯路的labyrinth(终于搞清这两个词的本质差别,这是此行的最大收获之一= =)
workshop的主持Martha Collard说:你们可曾试过有一段时间,让自己什么都不做?可曾有一段时间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与冥想?
于是这个labyrinth就是一个帮助人进入冥想状态的工具。(其实怎样才是那种状态,我不知道)

刚好那天听小白老师说:“人在独立旅行的时候,会特别容易进入冥想的状态”,我非常赞同。首先不能处于一种慌不择路紧追不舍的状态,其次需要相当程度的绝缘。
大概是为了迎合主题,Collard说:你们可以借这个机会,反思一下这几天在MaD里的收获,从而可以真正make a change。
但这种安排确实不算特别“有意义”。workshop全长大约一个半钟,我看到有人三三两两结伴而行,有人静坐,有人闭目漫步,很多人在结束时间到之前就大步离开了迷宫。
而我正好处在一个困倦不堪的状态,于是走走也无妨
步子慢下来后慢慢想到一些讽刺性的反差。就那天的行程而言,在迷宫中龟速前行的我与上午在尖沙咀两头跑的奔忙的我形成了鲜明对比(上午去买东西要付帐才发现望带信用卡于是又跑回酒店拿,一来一回用多我半个多钟,全程都是跑的……)
为什么那时我要那样跑得气喘如牛,为什么现在又有必要如此气定神闲,一日间的平均速度被拉向两个极端。于是这就扯平了吧。

啊,实际上那晚上的整个行程,还是在混乱的速度中结束的。回去时在MUJI耽搁了阵,差点不上火车,结果又是连跑带滚向红磡,虽然略略比上一回要好一些……


MUSIC/RHYTHM
不知怎么,总觉得乐律是这次MaD的一个重要元素。尤其是它的主题音乐,确实写得非常好……当初决定要参加全会,几乎有一半原因是那个做得太好的宣传clip,还有它的BGM
开幕式我觉得整体偏闷,最后让人印象深刻的貌似还是梁基爵的电子乐表演;drum-jam的workshop鼓励人打出自己的节律;西九闭幕式上dancer带着大家齐齐跳舞……诸如此类
无论是否作为宣传的工具,音乐就是可以这般地调动人的情绪。我也的的确确从那场群魔乱舞中感受到了快乐。

再进一步,我会想到从原始祭祀到当代宗教都共通的做法。用乐律将所有参与者联系在一起。固然收效显著,个人意志就这么成功地淹没在集体意志之中,随之共同起舞。
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但当冷静下来、脱开共舞的圈子以后,我就不禁联想整个event里音乐起到的操纵性。或者说魅惑性。
……其实这些评价真的无关褒贬。那首电子主题BGM写得真的很成功啊……

还有我更加证实,无论是哪里跟什么beat,只要一大群人一起拍手,一定是会越来越快;这是说明一种非理性还是怎样呢?想得太发散了,待考。


THEATER
开始逐渐学习做一个戏剧爱好者的我,这次也算邂逅了不少与剧场有关的名词。
例如全会的地点本身就设在“葵青剧院”;(感觉在这里看戏应该真的蛮不错……无论哪个位置视野都很好……)
参加了一个工作坊叫Forum Theater;
在西九的闭幕式上看了一场戏……

Forum Theater算是个新鲜名词,操作起来大概就是,剧场是一个交互性的论坛
然而来自阿富汗人权组织的Hjalmar,也必须承认有这样一个现象:某个妇女,从theater中得到巨大的满足(empowerment的感觉吧),但回到家就被虐打,然后再回去参加forum theater,再回去……最后还是无法逃离那个地方。
也正是他说的这个例子让我有了比较负面的想法。诚然剧场是有带给她改变,无论如何她在精神上获得了更大的自由;但另一方面,剧场何尝不会成为她逃避现实的处所?——不过这也属她个人选择,并非剧场的错。
在我个人看来,更关键的是这种剧场的宗旨与定向。如果我理解没错,Hjyalmar似乎是觉得人能通过这种剧场形式解决某种问题。
似乎这样能够无愧其“行动的艺术”,现在的我却不这么觉得。某些问题无解就是无解;连寻求solution的过程也显得徒劳。单纯地展示“荒谬”,也许才是更适合当下的做法。

最后,即使Forum theater是个新词,但其实个人感觉……之前在书上就看过不同名字但形式类似的形式|||道理同样是努力打破第四堵墙,让更多的观众involve进来而已。
类似于刚才说的音乐在宗教仪式中的作用;要想尽快地将一群人带入一个状态,发生交互关系,涉及“群体性”的剧场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VOICE OUT
其实我很疑惑
因为我确实听到了许多声音,不同人的声音
但令我觉得这是大实话的,却不多
一个是开幕式上的Chandran Nair:前两位讲者都励志得要命,他却一上来就泼人冷水,让人面对现实里切实的限制,嘲讽地提及“你们会用iPhone与iPad回去分享一条感想”,戳穿"be the change"已经成了时尚的口号。
另一个就是谈教育创新的那场lecture,作为“讨论嘉宾”出席的程介明教授。要说我真的听到了什么启发人的观点,那应该就是他的了。很清晰的几个point,拳拳到肉。也许是因为,外国人来分析中国教育形势总有点隔靴搔痒之嫌;而本地人才会对局势有更切近的了解

除了speaker的,当然也有观众的声音
其实总有人那么迫不及待地想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愿意鼓掌,吹口哨,一起营造出热烈的气氛(而我经常get不到鼓掌点在哪里)
Q&A环节必然也是要选几个“代表”的
然而常去大讲座的人会懂的……那些问题……
正如跟一个朋友讨论过的那样:“其实这里没有人具备与讲者真正对话的能力”



MARKETING
MaD全会是有年龄限制的,16-35岁
但其实报名的时候,并没有严格的年龄审查;
并且另一方面,我暗暗觉得,35岁以上的人,估计也不太会来这种活动了……吧

这次整场全会上我听到了太多"make a difference""be the change",这样高频率的励志话语我已经快要完全麻木了。
我相信有些人已经可以麻木了。

于是后来再想,我觉得这个所谓年龄限制,不如说是目标群体
我并非在批判什么,毕竟MaD的主办方其实是非盈利性质,文化中心总监黄英的话也教人很感动。也许我所看不惯的只是这个口号,以及过分花花绿绿的宣传下令人微微失望的本质


ATTENTION BLINDNESS
之前就说,觉得lectures总体质量比较微妙。其实最有point的应该是闭幕式的lecture了,但依然有点……不知怎么讲,timing把握不够好?
她的主题是“一起学习未来”,讨论新世纪里发达科技对教育方式的革新。但她用了太长的篇幅来讲述(我认为人尽皆知的)教育状况。
我是后来重新再去找这位Cathy Davidson的资料,才发现原来她的演讲重点并不完全是她的研究重点
(参考:这里这里
也有可能是我的理解重点不同于她的展示重点……笑
教育在我看来只是她神经生物学研究的应用方向之一;并且教育始终是体制内的东西,“注定要落后于时代”。

而关于她的理论本身,“大脑有multi-tasking的特性”这一点我倒是挺赞同的(作为Blindsight的fan,认同这点也是很自然的=v=……)
也看了一些review反驳说,在面对复杂艰深的问题时,大脑根本无法multi-tasking;我却不这么想,因为现下无法做到未必将来就做不到,说不定真的能开发出一套有效的训练系统,让大脑以双核三核四核模式同时处理几件工作而互不干扰。
但我想要把它再想深一层:那么人脑的“下限”和“上限”各在哪里?
Davidson似乎有研究过一些禅宗修炼的学问,而结论似乎是不管僧人怎样隔绝世俗潜心修炼,大脑对外界的干扰始终是易感的(susceptible)。这里我就在思考“下限”的问题:难道就真的没人可以做到心地空明、全无妄念?也许这很难,但我相信过去定然有人实现过。况且宗教静修,各有不同法门,其中有难有易,我不认为Davidson真的已经窥其全貌。……anyway,我也是口说无凭,倒想看看研究数据上是怎样显示的。
另一面则是“上限”。
某位教过我鼓的老师曾这么说我:“不要专心,鼓手是最不能专心的!”想想的确,尤其玩即兴的话,鼓手要照顾的地方太多了,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本领必不可少。于是这里我们看到multi-tasking的优点,但在这种multi-tasking,譬如在合奏之中,人的“意识”还存在么?是你有意识地在控制节拍落点强弱以及配合同伴数小节加花过渡,还是你的潜意识在代你接管?“搞砸一场钢琴演奏的最好方法就是专心控制每只手指的动作”,乐手演奏到酣处总是喜欢闭上眼睛进入陶醉忘我的状态。若将一个大脑当成一百个大脑来用,“我”在哪里?
事实上我尚未到那种境界,所以也说不清楚;但另一方面我继续怀疑:如果真的想让大脑继续multi-tasking——恰似开着各种SNS接受各个渠道的信息——人脑最终将何去何从?即使现在我们只占用了很少的一部分大脑资源,最终也会达到占用率100%;即使每个人都multi-tasking,再互相协作形成群体,但相较之下,是不是量子计算机更有可能不间歇地记录下地球上每个人的每句话每个动作?

……也许真的想太远了呵呵呵,毕竟我现在连普通的multi-tasking也做不好吧(笑)
这也不是什么悲观论调,只是想象和预测而已。SNS更大的负面特性,我想也许并不在"multi-tasking"这个点里。
“attention blindness”这个词很形象,但似乎不好翻。它让我想到的是铺天盖地的信息,我前面提及的各种声与光,奔奔忙忙后的疲劳。

其实回来路上我有一直在想
这次行程,之所以会有一些失望,是全会本身的种种问题,还是我自己接受方式的问题?
好多东西我听着觉得无趣,觉得是老生常谈;对别人倒不一定。我不知道。
从积极的角度去看,则是我已经零零碎碎地开始拼凑自己的框架,并试图将接受的东西都纳入自身这个框架。而也许正是因为这个框架渐趋牢固,我现在做的只是在此上添砖加瓦,而不会感受到太大的质的变化——或者说,不会有从前听完某个talk以后醍醐灌顶般的感觉。(如果假设让此刻的我再看回那个talk,会有什么感想?亦不可知。)

不开心

2012.01.15 *Sun
不比不知道,患难见真情什么的,真不愿意这么总结,虽然今晚郁闷的情绪是因为一通电话略有缓解

其实真的真的不想这样子,不想在没好感的人面前这么玻璃心,也不想最后用这种方式达到解决


要不是那个人说了那样一句无心又恶毒的话,我也没想到我会如此这般地在意
原来我的死穴就在这里啊。

好不容易给自己写好贴在身上的标签
被人连着皮肉一切揭下来的感觉
这种对我个体的否认
难道不是一种残杀?


呵呵呵,想起之前去参加MaD全会,或类似的一系列event,多多少少心里有个积极的动机就是
想探索自己的identity

这种念头好象很扯。
而且说真的,再怎样摸索,都比不上一次冲撞令人认识得多
被他人嘲讽、否认,乃至无言以对,回归缄默,失去话语权,其实想想,这些似乎都是熟悉的事件,只是已

经很久没发生在我身上。

以至于我都快忘了世上会有另一种如此这般的人
身边的朋友们,果然还是太包容我,对我太温柔了。


而我自己,果然也是一直……太自负了
这世上,并不是什么地方都能让人轻易来去如鱼得水


幸好啊……明天会见到熟悉的朋友
我的玻璃心已经无比畏怯
让我短暂得救一下吧

无题

2012.01.11 *Wed
终于放假了
却不怎么感到开心。
虽然知道时间还是会过得很快
但这个有点太长的寒假……让人有点焦虑。
不知这种丧失动力的感觉会持续多久。


MP4里有一个叫"parctice"的文件夹,用来放那些排练过的或是一度想练却从来没机会排的歌
有几首到其实听不管多少遍还是觉得无感
也不怎么会有机会排了
但还是留它在那里占着地方


上周仓促将东西搬出了琴房
然后几乎每天都去看……果然嘛 以这帮人的效率 到现在还没有正式封房= =

可是又怎样呢,这房间好象从来没有这么干净过。

于是这个空荡荡的房间最适合自习了
不通风的好处这时大得很

上星期有几天 外面说是凄风苦雨毫不夸张
而这间白炽灯时明时暗的房子仿佛就是这世上最温暖的地方了



一直努力记着一些令自己不快的事情
大概是逼自己别去心软吧

我把太多东西落在了2011

2012.01.03 *Tue
又将太多东西拖拉着带进了2012


看远的事情觉得很近
看近的事情却觉得很远(譬如只是一周前的事……莫不是因为隔了一个跨年?)


匆匆忙忙完了第六份paper就进入考试周
必须承认之前狂paper的那个月……大概是我这学期收获最大的一段时期
而所谓的考试周呢
对我来说就是不断地满腔斗志要将课程综合理解全部消化
然后每个考试前夕都在野心大于行动力只能放下看了一半的书去睡觉——这样的过程

虽然也是必须要到大难临头 才会逼自己去整理那些笔记
否则连个头都开不了。


感觉糟透了。

我想是因为步调太快了。像被无形的手推揉着往前走
要如何形容呢?其实能够早点考完放假还是蛮好的
但这种提早开学又提早着逼我们去过年的感觉……
貌似记忆中是头一次在元旦前上完了一学期所有的课。
然后似乎也是头一次 在这天有这么令人记忆深刻的分别

前天晚上喝得是有一点点多……(第二天居然还能死起来磕法语我都要佩服自己……)
因为除了喝酒我还可以说什么呢?

现在想想 其实身边能称得上朋友的人不太多
而且 当他们决定远行去走自己的路时
我似乎都不怎么与他们有过正经的送别
没有机会;或不够资格。

于是也是现在才明白
当真正的分别到来时 是可以这么无话可讲


唉……其实还好吧
毕竟到今时今日已经没有太多遗憾

只是觉得 以后能一起喝酒的朋友又少了一个

是说真的能没有顾忌一起喝的那一种啊(笑
在我看来
能够胜任的只有两类人
其一是 不管你说什么对方都能理解 于是你不必把它放在心上
其二是 不管你说什么 对方都不会放在心上……

我想这次送走的朋友是第一类……
虽然喝到酣时 也许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了


今天心情消沉时还获知期末要封琴房
结合种种情形……这真是无可阻抗的分别啊(苦笑
因为暑假一直有留校
所以自今年3月起 好象还是第一次 要和我的鼓分开这么久……
而且 才刚换了新镲呢
却一次也没有排练过(笑


“我的2012是由分别开始的”
想到这句话 却又觉得不甚精确
你只是太执着太在意于这个日子而已
去年的live过后难道不是分别
人生里太多的日子 与太多的生死循环 难道不都是在分别?


我已经将太多东西拖拉着带进了2012……
好多未曾遂行的愿望……一直拖到我再没有拖延的理由

我是不是花太多时间在整理上了?作为占有过去的一种方式?
还有太多有意义与无意义的纠葛 叫我如何一下斩断?



这个周末要再去HK 参加MaD全会
当初报名时还是很兴奋的其实
只是慢慢不知怎么的就有了其他的情绪
嗯……本来创新啊交流啊什么的 应当是个关键词吧
本来看到一堆来自不同地方的“志同道合者”应该会蛮高兴的吧
可是现在 我觉得自己处在一个完全不想开口说话的状态呢 = =

幸好是订了单人间自己住……= =

cheer up....我会尽量

UNIQLO Calender



プロフィール

逝雨流風/Tokei

Author:逝雨流風/Tokei


-廣州人,不在廣州
-day-dreamer
-情感主義的處女座
-廢話星人
-拖延癥重度患者
-快腐朽的腐女
-廢柴鼓手
-矛盾螺旋

□本命常在,博愛不息
~本命 櫻澤泰徳
~本命團 L'Arc~en~Ciel

□INTEREST
音樂雜食
語言雜學
酒精適量攝取
白日作夢未醒



「這裡有我許多的過去;
但請你們關注我的現在。」



◎MAIL
lullabywind@一六三.com
(請將漢字轉換成數字)

■為防RP留言,comment中禁用“http://”字符,需要留鏈結的請去掉這一部分直接粘貼後面的域名……麻煩了><
Translation List/翻訳リスト <<<欲節約時間者從此入


◇ガンダム00 G/S同人本「Love is Loving」宣傳站


◆No live, no life

08参战完毕T^T
TOUR 2008 L'7~Trans ASIA via PARIS~
4.19 上海 源深体育場
5.24 香港 World-Expo The Arena
09参战完毕T_____T
VAMPS 2009 Live in Taipei
8.12 台北華山創意園區
Creature Creature X'mas live 2009 "Simone and the Wrath" in Shanghai
12.23 上海芷江梦工场
12.24 上海芷江梦工场
2010参战...又完毕了
廣州首屆I SCREAM音樂節
1.16 羊城晚報創意產業園
“burnmark & friends” 单曲首发LIVE
1.31 踢馆LIVEHOUSE
廣州新勢力大聯演
5.15 踢馆LIVEHOUSE
香港傳奇布鲁斯吉他大师tommy chung专场
6.27 踢馆LIVEHOUSE
觸執毛Chochukmo中國巡演2010 - 廣州站 (without觸執毛= =)
8.24 踢馆LIVEHOUSE
踢館一週年廣州BAND撐起廣州---旋律篇
9.26 踢馆LIVEHOUSE
群BAND踩過界
10.17 @ 颐和酒店 Latin B.boss
Forget the G - 《Prologue》 Live in GZ
10.29 @ 191 SPACE
Luna Sea World Tour HK Reboot ~to the new moon~
12.11 香港 World-Expo The Arena
Creature Creature INFERNO
12.30 吉祥寺Club SEATA
L'a Happy New Year!
2010.12.31~2011.1.1 幕張メッセ
2011继续参战
噩運過後 門生重來 門生樂隊廣州專場演出
2.19 191SPACE
第二屆龍洞搖滾節
3.25 廣工龍洞校區
如果你未聽過GARY MOORE
4.4 踢馆livehouse
華農大電聲樂隊第二屆SHOUT嘯音樂節
4.15 華農新學活
“启程-2011”扭曲机器乐队春季巡演广州站
4.16 TU凸空間
#430#Music Gig
4.30 1850创意园
第二屆華工搖滾節(二日目)
5.14 華工(大學城)足球場
美国爵士钢琴家Andrew Page喜窝独奏专场
6.23 喜窝
青春而立音乐会 - GoldenCage Album Release Party
7.9 191SPACE
法国爵士钢琴家Fabien Mille致敬演奏会
8.8 喜窝
四老民谣音乐会---------再见铁
9.9 @ 铁时代
廣州廟色唇MUSICIAN LIVEHOUSE 開幕首演
9.30 @ 庙色唇(Musician)
“南噪”冬季巡演【再出发】
11.19 @ TU凸空间
法国U-WAVE爵士乐队巡迴音樂會之廣州站
11.23 @ 踢馆LIVEHOUSE
十七个可能与不可能发生在2012的戏剧场景
11.25 @ 现代舞团小剧场
2012能再看到你们真好
L'Arc 20th WORLD TOUR 2012
3.3 香港 World-Expo The Arena
4.28 Singapore Indoor Stadium

朋克无时差之HOMECOMING PARTY广州站
3.11 踢館LIVEHOUSE
春田花花系列之插班生也疯狂
2012.3.24 SD Livehouse
Snapline新专辑《Phenomena》全国巡演 广州站
4.21 踢馆
430 Music Gig 第二届
4.30 1850创意园
《在心深处》
5.26 @ 现代舞团小剧场
法国爵士二重奏Olivier Roussel Duo
6.21 @ 喜窝
万能青年旅店、甜梅号联合巡演广州站
7.9 @ TU凸空间
[Blue Syrup Tour 2012] 日本101A樂團亞洲巡迴廣州站
8.3 @ 庙色唇
创世记
9.16 @ 水边吧
消失的地平线
9.28 @ 广州大剧院实验剧场
Benoit STASIACZYK Group(BSG) jazz night
10.27 @ 踢馆
如果在末日,一个旅人
11.4 @ 广东现代舞团小剧场
蜕.植
12.4 @ 水边吧
Ari Roland爵士四重奏
12.14 @ 喜窝
联合书店 x 富力保 含住圣诞!
12.22 @ 联合书店
拉丁爵士之夜
12.28 @ 191 SPACE
巴黎圣母院
12.29 @ 世纪大会堂
到2013纯粹只是记录了
1.2 黄子华栋笃笑《洗燥》广州站 @ 广州体育馆
1.12 WE ARE COLORFUL LIVE 2013!@ 庙色唇
3.6 河端一 2013中国巡演广州站 @ 191SPACE
3.8 lady'S rock @ 钢蹦
4.15 GY!BE @ HK Vine Centre 2
4.19 “本无” @ 广东现代舞团小剧场
4.26 见闻——最后三分钟乐队巡演广州站 @ 喜窝
4.30 430第三届 @ 佛山千灯湖
5.3 蒋公的面子 @ 黄花岗剧院
5.4 Snapline @ 喜窝
5.5 森林正前夜 @ 十三号剧院
5.18 Ukulele @ TU凸空间
6.1 耳痛节第一回:Toy It !!! @ 191space
6.6 我们的荆轲 @ 广外云山会堂
6.8 谁杀了大象 @ 十三号剧场
6.14 Saisa @ TU凸空间
6.24 STBD亞洲小劇場戲劇節廣州站 @ 水边吧
9.7 Waiting for Godot @ Tiverton Community Arts Theatre
9.17 IOLANTHE @ Minack Theatre
10.15 Othello NT Live @ Exeter Picturehouse
10.16 The Drowned Man @ Temple Studio
10.17 Edward II @ London National Theatre
10.22 Hamlet NT Live @ Dartington Barn Cinema
10.31 Frankenstein NT Live @ Dartington Barn Cinema
11.21 GY!BE @ O2 Brixton Academy
11.30 XOYO Loves @ Coronet



最近の記事+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タブ)



カテゴリ

未分類 (1)
Pieces of Life (484)
囧!囧!囧! (7)
虹色 (92)
黒櫻 (52)
浮光掠影、雜緒亂談 (121)
Gundam00関連 (55)
Everlasting Songs (23)
みちゆき (11)
问卷 (13)



Tree-LINK



オトフレーム

『2007 またハートに火をつけろ!』完結

『TOUR 2007-2008 THEATER OF KISS』完結

『TOUR 2008 L'7~Trans ASIA via PARIS~』 完結

『L'a Happy New Year!』完結



そしては……L'Arc 20th!!!!!>_<



ブログ内検索



カウンター(From 07.7.7)

10000hit:恭喜糊糊子!XD



RSSフィード



Copyright © 時計。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素材: Be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